뽀뽀 💕

【LVHP】《拷问》长篇chapter15

曹某人:

作者话:好了各位,好久没有提前发放黑暗内容警告了,我们要正式开虐了,在下的抖S魂已经被点燃,并准备好到处引发火灾,制造恐怖了。接下来的情节会有调教,强迫,纠斗,精神控制,相互伤害的情节。大概连续三章都会是这个调调,我就不一一警告了。


 


电梯层


chapter1到chapter6合集


chapter7


chapter8


chapter9


chapter10


chapter11


chapter12


chapter13和chapter14合集


Chapter15


 


上


 


当哈利抵达霍格沃茨附近的时候已经凌晨了,他走在铺满鹅卵石的路上,手里小心的拿着金杯,伏地魔的灵魂碎片就在他的手里,他可以感受到金杯里面的魔法波动,那是伏地魔的力量,冰冷而致命。哈利继续往前走着,霍格沃茨不能使用幻影行,这里离霍格沃茨还很远,他想坐马车过去。哈利在附近找了一圈,没有马车,霍格沃茨只在白天提供马车服务。


 


哈利有些失望,他只能徒步走回霍格沃茨了。走到森林边境时,哈利发现了夜骐,它们潜伏在树枝构成的阴影下,悠哉的呼扇着翅膀,偶尔发出短促的鸣叫。哈利走了过去,一共有两,一只正在吃死鸟,一只在水洼边舔水。


 


喝水的那只停下了动作,它走了过来,把脸凑到哈利的手掌下,亲昵的索要食物。哈利记得这只夜骐,五年级的时候,他曾骑着这只夜骐去魔法部。不好的回忆涌现,小天狼星倒向帷幕的样子历历在目。哈利抚摸着夜骐瘦骨嶙峋的背脊,夜骐满足的叫了一声。


 


哈利都快忘记伏地魔曾经多么擅长欺骗和伪装了,哈利过去一直觉得那个男人的本质是邪恶且无可救药的。但是,最近哈利改变了想法,因为他发现伏地魔并不是一个乐于杀人的变态。哈利觉得伏地魔虽然残忍思想极端,但是道理说服人心,伏地魔也许会放弃杀麻瓜。


 


所以今天哈利准备利用这次机会好好和伏地魔谈一谈。


 


“你可以带我去霍格沃茨吗?”哈利问道,夜骐欢快的叫了一声,它们总是乐意帮助学生。


 


哈利爬上了夜骐的背,小心的抓住它的翎毛,夜骐展开翅膀,无论多少次,哈利都会被这蝙蝠般的翅膀惊倒,它们很大,完全展开将近三米。夜骐小跑两步,呼扇一下翅膀,带着哈利飞了起来。


 


风在哈利的耳边呼啸,头上是漫天的星空,在高空中,哈利看见了霍格沃茨的城堡,它的身形映射在湖里,随着微波荡漾着,灯火闪烁,美丽而虚幻。


 


夜骐开始向下缓冲,它落在了地上,小跑了一会儿后,完全停了下来,哈利跳下夜骐的背。


 


“谢谢你。”哈利摸摸夜骐:“下次给你带吃的。”


 


夜骐用头蹭蹭哈利的手掌,转身飞走了。


 


哈利站在霍格沃茨的门口,不知为何他的伤疤开始隐隐作痛,像是在警告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。本来紧锁的大门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,门自动打开了,在哈利走进去后,又自动的合上了,哈利的伤疤疼的更厉害了,他有些烦躁的揉揉自己的额头,环顾四周,学校里黑漆漆的一片,静悄悄的,大家都睡了。


 


哈利穿过走廊,来到大厅,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大厅的天花板映射的是外面的星空,静谧而绚烂,四个学院的座位空空的,哈利有些不习惯这么空旷安静的大厅,平时这里总是熙熙融融的挤满人。哈利挥挥魔杖点燃了大厅悬浮在空中的蜡烛,照亮了黑暗的大厅,待他的眼睛适应了光芒后,哈利发现伏地魔就站在邓布利多平时演讲的地方,他背对着哈利,看着大厅上方的七彩琉璃玻璃。


 


“我拿到了你的金杯。”哈利说道。


 


伏地魔转过身,远远的看着大厅门口的哈利,他的视线从哈利的手上的金杯滑到哈利的脸上,他很安静,哈利的伤疤又灼烧了起来,他皱起眉伸手揉了揉。


 


伏地魔冷笑了一声,朝哈利走了过来,步伐轻盈几乎不发出任何声音,黑色的袍子在他身后摆动。片刻后他来到哈利的身边,朝哈利伸出了手。


 


“你做的很好。”伏地魔轻柔的说道,像毒蛇在吐息。


 


哈利没有把金杯交给伏地魔,他后退一步,和伏地魔拉开了距离。伏地魔眼神暗了几分。


 


“我想和你谈谈。”哈利鼓起勇气说道:“之前我们总是忙着杀死对方,没有机会好好谈谈。”


 


伏地魔没有说话,他冷冰冰的看着哈利。


 


“你之前说,巫师统治了麻瓜,巫师就可以被更好的保护,而麻瓜也会停止自相残杀,但是我发现事实不是那样的。”哈利继续说道:“如果麻瓜知道这个世界有魔法,他们会相互怀疑,总觉得自己身上的不幸是魔法导致,最后他们自相残杀的更厉害。而巫师的处境也会更加危险,迪伦先生是个麻瓜,可是他杀死了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巫,麻瓜不会魔法,但是他们有各种武器,这些武器完全可以杀死巫师,甚至毁掉我们的世界。”


 


“你想要什么。”伏地魔已经不耐烦了。


 


“我想要你归顺魔法部,不要再袭击麻瓜世界了,你想构建的社会不可能实现。”


 


伏地魔发出一串冷笑,他向前一步逼近哈利,寒气涌现,伏地魔蛮横的魔力笼罩着哈利,像是有无数刀刃压在哈利的皮肤上,随时准备把他切成碎片。哈利想要往后退,躲避伏地魔的靠近,但是他发现自己的四肢已经无法动弹了。


 


“你似乎忘了我当初是如何杀死你的家人了,男孩。”伏地魔叹息的说道,就像老师感叹自己的学生过于愚笨无法教导:“我不在乎麻瓜会不会自相残杀,如果他们试图伤害巫师,那我就杀了他们,如果杀一个不够,那就杀一百个,一千个,直到他们完全明白,在巫师面前他们只不过是家畜而已。”


 


哈利手紧紧捏住了金杯,伏地魔的言论过于残忍血腥,就仿佛伏地魔本身是个没有一点人性的生物。


 


“如果你只想暴力统治麻瓜,那之前为什么不直接杀掉我!”


 


哈利无法理解面前的伏地魔,之前的种种画面浮现在哈利的脑海里,当房屋被摧毁时,伏地魔将手伸出画地为牢咒救了他,当超速的汽车朝哈利撞来的时候,伏地魔冲过来保护了他。哈利曾经从不敢和伏地魔对视,那双猩红的眼睛一直是哈利的噩梦,哈利的至亲挚爱都被对方无情的杀害了,但是后来哈利发现伏地魔其实很脆弱,即便受伤了他也不会求救,被哈利帮助了会大发雷霆,睡着时也会做恶梦。哈利终于敢和伏地魔对视了,当他直直望过去的时候,他发现面前站着的不是百毒不侵,刀枪不入的黑魔王,而是一个被孤独折磨的魔法天才,罢了。


 


“你真的很容易被欺骗,懦弱和无知使你失去了判断力。”伏地魔的手掌摊开,哈利的拿着金杯的手不受控制的移到了伏地魔的手掌上方,然后张开,金杯落在了伏地魔的手里,哈利的伤疤又是一阵灼烧般疼痛。


 


“我不杀你的原因很简单。”伏地魔冰冷的手指按在了哈利的额头上,哈利尖叫了起来,这感觉就像一块烧毁的铁烙在了他的皮肤上。


 


“你是我的魂器。”伏地魔没有移开手指,他看着哈利因疼痛表情扭曲起来,脖子上的血管突起,额头上渗出细密的冷汗。


 


“当你拷问我的时候,我忽然感觉到了,那片灵魂就在你的身上。”伏地魔收回了手,哈利瘫倒了地上,他大口的喘息着,他的脑子混沌不堪,哈利从未想过自己会是伏地魔的魂器。


 


“看看,有人的幻想破灭了。”伏地魔嘲讽着说道,他仔细检查着金杯,哈利在他脚边因疼痛蜷缩成一团:“格兰芬多总是愿意寻找一个人的善良面,只是稍微伪装一下,你就迫不及待的相信我了。”


 


伏地魔抽出魔杖轻挥一下,金杯消失在了衣袖中。


 


“是时候,宣布胜利了,我已经厌倦陪你演戏了。”伏地魔用魔杖指着哈利,迫使哈利站起来直视他,翠绿色的眼睛里满是愤恨,懊悔,哈利相信了不该相信的人,他不应该被伏地魔那些人性化的小动作欺骗的。


 


大厅的门被推开了,食死徒们快速的走了进来,对着伏地魔恭敬的鞠躬。


 


“主人!您终于要杀了那个男孩吗?!”贝拉特里克斯兴奋的说道,她很早就想杀死哈利。


 


“我本来是这样打算的。”伏地魔轻笑着,他掐住哈利的后劲,给食死徒展示,像是炫耀打猎获得的战利品:“但是,谁料到他会这么积极的帮助我摧毁凤凰社呢?”


 


食死徒们大笑了起来,高亢而尖锐,听着格外刺耳,哈利浑身都在颤抖,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愤怒。


 


“他生气了。”伏地魔拽住了哈利的头发,迫使他仰头露出脸:“邓布利多的黄金男孩生气了,因为他发现黑魔王不是他的朋友,而是他的敌人。”


 


食死徒们笑得更厉害了,他们弯着腰,捧着肚子,几乎笑出眼泪。救世主太天真了,和伏地魔成为朋友,他配吗?


 


伏地魔松开了哈利,任凭哈利像个断线了的木偶一样跌落在地上。


 


“但是,我向来奖罚分明,你帮助了我,哈利,所以,也许我可以赏赐你成为食死徒。”伏地魔朝哈利伸出了手,哈利看着伏地魔苍白的手,想起在森林边境,哈利跌到在地上的时候,伏地魔也朝他伸出了手。


 


哈利曾经为此惊奇,因为他不知道伏地魔会在别人跌到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,而现在哈利只觉得可悲,他真的太容易被这些小恩小惠骗到了。


 


“你的善意只会让我恶心,伏地魔。”哈利抬头平静的说道。


 


食死徒不再笑了,空气一下凝结了起来。


 


一道红光向哈利劈来,哈利的尖叫声在大厅里回荡着。


 


“非常粗鲁,也许我应该切掉你的声带,或者,直接割断你喉咙?”伏地魔冷漠的看着哈利在地上因疼痛挣扎,像是脱离了水的鱼。


 


伏地魔移开了魔杖,哈利面色苍白,艰难的喘息着,他的每寸骨肉都在抽疼,身体像是刚刚被来回碾压过,哈利强迫自己站起来,他的双腿在打颤,他不得不双手支撑着地面才能起身。


 


“我也厌倦看你演戏了。”哈利说道,他冷冷的注视着伏地魔:“我情愿死也不要成为你的仆人。”


 


伏地魔再次举起了魔杖,哈利准备好了迎接死亡。


 


大厅的门再次被推开了,伏地魔的动作停了下来,哈利转身看过去,惊讶的发现门口站着亚里士,他表情狰狞,眼里全是仇恨,已经失去了理智,他手里举着枪,而枪口对准了奥古斯特·å¢å…‹ä¼å¾·ã€‚


 


枪声想起,卢克伍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击中了,他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,嘴角溢出鲜血。


 


哈利想起亚里士的妻子和孩子被食死徒杀了,亚里士一直在寻找凶手。哈利完全不明白亚里士身为一个麻瓜是怎么找到霍格沃茨的,这里是有麻瓜驱逐咒。


 


食死徒们纷纷掏出了自己的魔杖,他们怒吼着冲了过去,一枪是杀不死一个巫师的,但是却足够羞辱人,卢克伍德可能从未想过自己会被一个麻瓜用枪达到。


 


贝拉特里克斯走在最前面,她挥舞着魔杖准备给亚里士一个死咒,亚里士又对准她开了一枪。贝拉特里克斯癫狂的笑着,她的身上像有一个透明的保护屏障,子弹被弹开了。


 


接着,巨痛贯穿了哈利的身体,哈利可以听到身体内部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,那颗子弹打穿了他的胸膛,哈利的胸口迅速绽开了一片血红,世界忽然安静了起来,哈利跪倒在了地上,他听到自己的血液在迅速的流失,心脏在挣扎着跳动。他举起手捂住伤口,试图阻止血液的流失,但是没有用,缺血和疼痛导致他头晕目眩,没有一点力气,哈利的身子歪斜着倒下。


 


伏地魔站在哈利的面前,他没有动,猩红的眸子看着哈利,脸上的表情开始碎裂。


 


“不。”


 


哈利的身子没有跌到在地板上,伏地魔小心翼翼的搂住了他,手按在哈利的伤口上,快速的念着咒,温暖的魔法浸润着哈利的身子。伏地魔苍白的皮肤上沾满了哈利的血液,而哈利的血还在不断的涌出。伏地魔的治愈魔咒反而加快了哈利的死亡。那颗子弹不是普通的子弹,它上面缠绕着黑魔法。


 


“叫西弗勒斯过来!”


 


哈利恍惚听见伏地魔在怒吼,食死徒们惊慌失措的四下散开。哈利挣扎着,太痛了,他的肌肉被完全撕裂了,而胸口的伤口还在不断扩大,伏地魔按住了他,挣扎只会导致血液流失的更快。哈利的视线模糊了起来,嘴里全是血腥味。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,哈利发现伏地魔按在他身上的手颤抖的厉害。


 


 


中。


 


哈利感觉自己在冰冷的水中,周围的声音变得空洞而遥远,四肢轻飘飘的,他听见有人在远处叫他的名字。


 


哈利觉得很疲倦,他不想回应,但是那声音阴魂不散,一直在喊。


 


“他们提前。。。。。。。好了”


 


“。。。。。。老女巫的魔法,我们。。。。。。”


 


哈利听见了断断续续的对话,他艰难的睁开眼睛,看见了伏地魔的身影,他周围跪着一群面色惊恐的食死徒。


 


此时伏地魔像感受到哈利的视线,转过了身,他们的视线在空中相遇,对方猩红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某种情绪,哈利想看的更清楚点,但是身体疼痛起来,冰冷的水再次淹没了哈利的意识。。。。。。


 


“不要去深究。”


 


哈利的脑子里有个声音在说,他在水里挣扎着,感觉自己快要溺毙了。


 


“不要去看他的眼睛。”


 


哈利的肺刺痛极了,他无法呼吸。


 


哈利没有力气挣扎了,他软绵绵的身子不断下沉,而在池子的底部,盘踞着一条巨大的蛇,它有着猩红的眼睛,泛着光芒的白色鳞片,它舒展开身子,让哈利落入其中,轻柔的包裹住了哈利。


 


“别担心,我会保护你。”


 


蛇的鳞片很滑,身体很柔软,哈利的身体躺在上面,寒冷和疼痛远去,温暖包裹着他。哈利看着蛇的眼睛,心想伏地魔也是这样的一双眼睛。


 


哈利猜想到了这条蛇的身份,但是他很疑惑,伏地魔的这片灵魂明显没有伤害他的意思。


 


“为什么你要帮助我?”哈利问道,蛇没有回答,它用身子将哈利裹的更紧,想把哈利完全包裹起来,同时又不断调整姿势,小心翼翼的像是对待珍贵的易碎宝石。


 


渐渐的哈利的精神找回了平静,在蛇的怀抱中,他陷入了深度的睡眠之中。


 


哈利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有时候他处于深度睡眠,有时候又是半梦半醒的状态,疼痛还是在折磨他。当哈利醒过来的时候,他总是会看到伏地魔,对方就站在他身边,很安静,表情模糊,每当哈利想仔细看看的时候他就又陷入了睡眠。


 


有一次,哈利醒来,发现伏地魔正在给他系扣子,哈利这才发现自己被换上了干净的睡衣,躺在柔软的床里。当伏地魔帮哈利扯平衣领时,哈利抓住了伏地魔的手腕,伏地魔停下的动作。片刻后,哈利不争气的身体又筋疲力尽的陷入了睡眠。


 


当哈利下次醒来的时候,伏地魔冰冷的手指正在他的胸口摸索着,像是在检查伤口。哈利喊一声,伏地魔这回没有停下来,他的呼吸有些急促,眼神炙热,哈利感觉对方一直在往下摸,他的腿被抬了起来。


 


我的衣服呢?


 


哈利疑惑的看着自己赤裸的身躯。伏地魔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,不可抵挡的倦意再次袭来,哈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能睡。


 


这样的事情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,哈利觉得自己像个洋娃娃,每天被伏地魔照料着。


 


终于有一天,在刺眼的阳光下,哈利睁开了双眼,疲惫不堪,浑身酸痛,但是意识完全清醒了过来。哈利捂着发疼的额头从床上爬了起来,被子因此滑落在了地上。他发现自己的胸口靠左边肩的地方有道明显的伤疤,抬头环顾四周,这是个温暖的房间,光亮而整洁。


 


“你醒了。”伏地魔无声无息的出现了,他单手端着一个盘子,上面放着一杯盛满银色液体的玻璃杯。伏地魔走进哈利,将盘子放在了床头上。哈利警惕的看着伏地魔的一举一动。


 


“为什么你要救我。”哈利问道,当他被子弹打中的时候,伏地魔是第一个冲上来帮他的。


 


 â€œçŽ°åœ¨è®©ä½ æ­»æŽ‰ï¼Œæœ‰ç‚¹å¯æƒœã€‚”伏地魔端起杯子递到哈利面前:“喝掉它。”


 


“你什么意思。”哈利没有接过杯子,他有点也不想喝这个貌似水银的液体。


 


伏地魔冷笑一声,昏迷中的救世主比现在这个要配合工作多了。


 


“你昏迷了太长时间,哈利,巫师战争已经结束了,凤凰社投降了。”伏地魔冷冰冰的说道:“而你,现在是我的床上宠物。”


 


哈利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,凤凰社的失败是意料之中的,但是伏地魔居然说他现在是床宠?!


 


“关于你,我想了很长时间。”伏地魔轻柔的说道:“我必须承认,你是对我有吸引力的,我不想就这样让你死掉。所以,我决定把你圈养起来,别担心,我向来是个好主人。”


 


伏地魔安抚性质的抚摸了一下哈利的后颈,就像哈利真的是他养的狗或者猫,哈利一把打开了他的手。


 


“你疯了!”哈利跳下了床,但是他的腿部肌肉长期没有使用而完全没有力气,他一下瘫倒在了地上。在他的脸完全撞在地面上时,伏地魔拉住了他。


 


“哈利,我建议你尽快接受这个现实。”伏地魔把哈利从地上抱起来放回床上:“你没得选。”


 


伏地魔捏住哈利的下巴,食指和中只塞进了哈利的嘴巴,摁压着哈利的舌头和牙床,迫使他张开嘴巴。哈利挣扎了起来,他的四肢软弱无力,连挣扎都显得像是变相的撒娇,最终他只能像猫一样用指甲抓挠对方的手腕,而这点攻击对于伏地魔来说完全可以无视。伏地魔看着哈利,没有说话。他用拿起了玻璃杯,抵在哈利的嘴边,将液体点点灌进去,哈利慌张的吞咽着,伏地魔的手指还在他嘴里,不断按压着,迫使哈利吞咽的更快更多,哈利被呛到了。


 


“放,放开。。。。。。!”哈利咳嗽着,银色的液体撒的到处倒是,一些落在了胸口,一些顺着脖子流到了肩窝。伏地魔按着他,继续往里面灌,直到哈利将最后一滴咽了下去。


 


伏地魔松开了手,哈利大口喘息着爬离了对方,他疲惫的倒在枕头上,痛苦的咳嗽着,液体并不难喝,几乎没有任何味道,但是被伏地魔强灌药的感觉过于耻辱。


 


伏地魔没有过多的逼迫他,他耐心的等待着,在哈利的呼吸平稳下来后,伏地魔抓住了哈利的衣领,将他拉近。


 


“你要干什么!”哈利手指扣住床单,伏地魔轻而易举的就将他扯下了床。


 


“你把自己弄脏了,哈利。”伏地魔见哈利挣扎的太厉害,于是直接将他甩到了肩上,快速的往浴室走。哈利被放进了浴缸,伏地魔开始解他的衣服扣子。


 


“别碰我!”哈利甩开了伏地魔手,他抓住浴缸的边缘想爬出来,伏地魔揪住他的头发将他按了回去。哈利持续的反抗行为已经激怒了伏地魔。


 


“别考验我的耐心。”伏地魔恶狠狠的说道:“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适应自己的身份,但是如果你还执迷不悟,惩罚就是必须的了!”


 


“不是你的宠物!”哈利大喊着:“我不会让你这样羞辱我!”


 


伏地魔抓住哈利的手收紧了,白净到几乎透明的皮肤上马上留下了清淤。哈利吃疼的倒吸一口气。伏地魔粗暴的扯开了哈利的衣服,将他按在了台子上,打开了水闸。过烫的水洒在了哈利的身上,哈利尖叫了起来,他躲闪着水,皮肤被烫的发红,浴室里立刻雾气缭绕起来。


 


“你就是我的宠物。”伏地魔把哈利拉回去,让热水冲淋着:“当你捡到一只脏兮兮的狗也会想办法把它洗干净的,而你波特,我对你足够耐心了。”


 


伏地魔关掉了水闸,惩罚停止了,哈利浑身湿漉漉的,冒着热气,浸湿的睡衣紧贴在他的身上,透露着肉色,此时他半赤裸的在伏地魔的掌下喘息着,瘦骨嶙峋的胸腔起伏着,心脏因恐惧狂跳。


 


伏地魔将手伸向哈利的裤子,拉扯了起来,他想尽快完成清洗。哈利再度挣扎了起来,他一口咬住了伏地魔的手腕上,牙齿深深的陷入皮肤,虎牙更是穿透了结缔组织,硬生生切开了对方的肌肉。伏地魔吃痛的推开了哈利,他的手腕已经鲜血淋漓了。伏地魔的表情很恐怖,猩红的眼底已经开始聚集阴翳,他恶狠狠的用另一只手掐住了哈利的脖子。


 


哈利浑身因疼痛颤抖着,看起来脆弱又无助,面对伏地魔的蛮力,哈利没有点胜算,但是哈利翠绿色的眼睛完全没有要屈服的意思,他直直的瞪着伏地魔,嘴角还粘着伏地魔的血,伏地魔尝起来腥甜寒冷,每一滴血液都饱含魔力,哈利不介意再咬对方一口。


 


伏地魔的手掐的更紧了,窒息感吞没了哈利,血管因被阻断流动而凸起,他发出几声支离破碎的喘息声,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。


 


最终伏地魔还是松开了哈利,因为哈利胸口的伤再次裂开了,不一会儿,整个浴缸就被染红了。哈利瘫软在浴缸里,伏地魔把手按在他的伤口上开始治疗,他的手在抖,就像之前那样。


 


哈利看向伏地魔,对方正在念咒。


 


“不要去深究。”


 


“不要去看他的眼睛。”


 


哈利错开了视线,他疲惫的闭上了眼睛,再次陷入了昏迷。


 


下


 


接下来的几天,虚弱的哈利又陷入了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,他失去了太多的血液,加上伏地魔的高压统治,哈利的身体变得越发脆弱。


 


伏地魔自那次后再没有出现过,每天都是家养小精灵照顾哈利。这让哈利很庆幸,和伏地魔的纠斗过于疼痛,哈利再也不想经历那样的事情。


 


一直到一周后,伏地魔才出现,他走到哈利的床边,查看了一下哈利的伤口,告诉家养小精灵不用再来了。


 


哈利当时不明白伏地魔的用意,他以为伏地魔又要亲自照顾他了,但是到第二天,没有吃到一顿饭喝到一杯水的哈利终于明白了,这是惩罚,伏地魔先把哈利的伤养好保证哈利不会死,然后把哈利关在房间里不给予任何的食物和水。


 


第三天的时候,哈利已经被饿的,头发昏了,他在房间走动着,寻找出口,但是每一道窗户和门都被施了魔法。晚上,哈利躺在床上,饿到胃痛,他回想起在佩妮姨妈家呆着的日子,有时候佩妮姨妈也会饿他,但是往往只是饿一天,现在他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。


 


第四天早上,哈利将床头上的摆设全部扫在了地上,看着它们甩了个粉碎,他赤脚在地板上走着,毫不在乎被划破皮肤。哈利坐在窗前,看着外面飞翔的鸟儿,他想念自己的飞天扫帚。中午的时候,哈利又晕倒了,他发着低烧,在地板上蜷缩成一团。哈利告诉自己,要坚强,小天狼星曾经经历过比这个更糟糕的事情,他怀抱着信念挺下去了。晚上伏地魔来过一次哈利的房间,他帮哈利包扎好了受伤的脚,抱起半昏迷的哈利放在床上,走了。


 


第五天,哈利已经站不起来了,他晕乎乎的,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,大脑几乎停止了思考,他已经感觉不到饥饿了。哈利做了很多的梦,有些是过去发生过的事情,像是他第一次来到霍格沃茨,第一次挥舞魔杖,还有第一次见到爸爸妈妈。还有些是扭曲的片段,哈利老梦见伏地魔,还有那条白色的大蛇。他试图逃离,但是他总是跑的不够快。


于是夜里,哈利开始尖叫,他的声音在房间里空荡荡的回荡着,没有任何人回应他。哈利喊着自己的父母,小天狼星,邓布利多,还有罗恩赫敏,他歇斯底里的叫喊着,喉咙几乎要喋血,当哈利连喊的力气也没有了的时候,哈利意识到,他真的无处可逃了。


 


第六天,哈利感觉自己的身上凉冰冰的,很舒服,他艰难地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的睡衣被脱至手肘处,伏地魔正在用湿毛巾擦他的侧腰。哈利想要挣扎,但是他光维持呼吸就筋疲力尽了。伏地魔抚摸着他的头发,在说什么,但是哈利听不清,他的五官已经不能正常接收讯息了,被毛巾擦的感觉很舒服,哈利隐约意识到伏地魔把他的裤子也脱下来了,他赤裸着,毫无尊严的暴露在空气中,像个废人一样任由伏地魔的摆布。


 


哈利哭了,眼泪沾湿了睫毛,颤抖着,像垂死挣扎的蝴蝶。伏地魔帮哈利擦去了眼泪,他轻柔的用毛巾擦着哈利的腿,爱抚哈利的身子,在舒适的感觉中,哈利又昏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
 


第七天,哈利是被蜂蜜的味道唤醒的,伏地魔坐在床边,正在用勺子搅拌蜂蜜水,见到哈利醒来后,他舀起一勺抵在了哈利的嘴边,哈利没有动,在内心的深处他还是想要抵抗伏地魔,哈利甚至想过干脆就这样饿死算了。伏地魔拉起哈利,让对方软绵绵的身子靠在自己的怀里,他用勺子撬开了哈利的嘴,让蜂蜜水流进去,当味蕾碰触到甜味时,饥饿感再次被唤醒了,它们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哈利想要不顾一切的吮吸勺子,但是哈利没有那么做,他用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别开了脸。


 


在这里屈服了,就彻底被驯服了,哈利警告着自己。


 


伏地魔掰过哈利的脸,一勺接一勺的给哈利喂着蜂蜜水,哈利抗拒着,可是身体却欢欣鼓舞的接受了这些甜美的汁液,渐渐的生存的本能占了上风,理智被挤压到了一边,哈利开始配合伏地魔的动作,急切的吞咽着,一杯蜂蜜水很快就见底了,当最后一勺被哈利喝掉后,伏地魔收回了手,哈利本能的追了过去,伏地魔在指尖还粘着一点蜜糖,于是哈利舔了他的手指。


 


伏地魔对哈利的亲昵行为有些意外,但是他没有拒绝哈利,反而张开手让哈利能舔到指缝间的蜜糖。伏地魔享受被哈利柔软的舌头扫过皮肤的感觉。


 


“很好,哈利。”伏地魔轻抚着哈利的背,哈利还没有吃饱,他不能一次吃太多东西,接下来每个一个小时伏地魔就会喂他一次,直到哈利完全恢复体力。


 


哈利缩在伏地魔的怀里,困意再次侵袭了他的大脑,接下来的时间里他需要进入睡眠状态,这样他的身体才能消化刚刚喝下的蜜糖水。


 


有个声音在哈利脑海里尖叫,他大声斥责着哈利的软弱,并催促他恢复体力后要赶快逃跑!


 


“别忘了,他是伏地魔!”哈利看见了另一个自己在大吼:“他欺骗了你,他践踏了你的自尊!快跑!”


 


可是,他会照顾我。


 


哈利颤抖了起来,伏地魔注意到了哈利的异常,他的冰冷的手捂住了哈利的眼睛,哈利陷入了黑暗中。


 


“无视那些声音,哈利,我才是唯一可以保护你的人。”伏地魔在哈利的耳边低语着:“外面太危险了,呆在这里,你会很快乐,其他事情交给我处理。”


 


“可是。。。。。。”哈利抽泣了起来,他想要尖叫,但是身体还没有那么多力量。伏地魔将哈利抱的更紧了,他用手梳理着哈利的头发,亲吻了一下发梢。


 


哈利太虚弱了,伏地魔决定今天就到此为止,追逐的过紧可能会导致哈利精神崩溃,伏地魔不想要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。


 


“睡吧。”伏地魔的魔力笼罩着哈利,不一会儿,哈利不再抽泣了,他闭上了双眼,睡着了。伏地魔将哈利放在床上,盖上被子。


 


伏地魔看着昏睡过去的哈利,嘴角荡漾开一个笑容,残忍无情,邓布利多说哈利最终会杀死自己,伏地魔觉得那很可笑,因为哈利心肠太软了,在过去哈利杀死不了自己,将来更不可能。不仅如此,伏地魔还打算把哈利培养成自己最忠实的追随者,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看男孩献上灵魂的那一刻了。


 


我希望今天你能做个好梦。


 


伏地魔转身离开了,他不知道在他刚刚离开的时候,哈利睁开了双眼,明亮的绿眼睛清明而理智,格兰芬多的狮子从来都是不屈的生物。


 


TBC


下一章


chapter16


这周周天晚上九点左右更新,我这周绝对要好好分配时间!!!以及下周就要见成人情节了。
还有,喜欢记得留个小心心啊!作者无可救药的囤积狂,目前正在囤❤❤。


 


作者的废话:饥饿真的可以驯服动物,如果你抓到一个野物,把它关在黑暗里,饿三天,再给它吃的,一般就驯服了,它会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讨好你。不过像兔子麻雀这种脆弱的生物,大多数第一个晚上就死了,它们太容易受到惊吓。老鹰高傲一些,需要两周才能完全驯服。这真印证了圣经上的一句话,上帝准许人类驯服所有动物。当然也人类也是动物一种,也可以被驯服,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。


在犯罪里面,特别是囚禁,饥饿,虚弱,恐惧,绝望,与世隔绝可以让人快速的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。


感觉在同人文里面,很少看到专业的调教文,有些作者会写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,但是我总感觉情节设计的有点不科学,可能作者大部分不学心理学吧。我也不是心理学专业的,但是上学期没事干,就顺便考了心理咨询师,所以算是知道相关知识,现在要写调教文,刚好温故一下变态心理学和犯罪心理学。


啊,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,不知道老师发现我把知识用在这个上面会不会当场发飙。(瑟瑟发抖。。。。。。)

拓扑桃子:

❤

BritishMango:

罐狼同人志


「 Last Romance  æœ«æ—¥ç½—曼史 ã€


是最后的浪漫 ä¹Ÿæ˜¯æµªæ¼«çš„延续

“在世界的末日 å‘你揭开故事的尾声”


 @水星顺行  · æš—涌 ×  @限期热爱  · å¦‚æ„¿ × 

 @eleven  · æ°´æ¨ªæž ×  @夢火花  · æ€æ­»æˆ‘的温柔


▾▾▾ Coming Soon ▾▾▾


【他和他的平行时空】《拾柒》预售开启及联文名单

710号房睡衣派对:

所有关注并支持我们的朋友们:




晚上好!




先来说说我们的另外一个大project。我们做了联文合集《拾柒》。









名字和17是谐音。对于两个小朋友来说,17岁是一个很重要的时间。在裴裴17岁的时候,他们成为了WANNA ONE的一员;而在霖霖17岁的时候,他们要结束团员生涯,各奔东西。在他们的一生中,这一年半可能算不上很长的一段时间,但在这期间他们共同上过的舞台,录过的节目,一起欢笑过,也可能一起流泪过,也许都和我们这些平凡人的17岁一样,匆匆却深刻。




本子的封面找了sonder老师做,在联系老师之前群里的老师激情讨论产生了很多idea,尤其是百零,贡献很多。最后做出来的成品图我们自己也挺喜欢的,希望你也能喜欢。




《拾柒》会收录两次联文共28篇。本意是留作纪念,希望也是真的喜欢赖狼两位小朋友也喜欢我们的有缘人会带走它。




链接在这里~




再说回这次“他和他的平行时空”。从昨天的09:23到20:00,一共有11篇文章陆续发出,非常感谢每一位给我们点赞、评论、推荐的朋友们,对于我们来说是很好的鼓励,也让我们看到了大家爱着两位小朋友的心意,谢谢大家。


 


以下是所有参与联文的老师及她们对应的作品,希望大家可以给各位老师热烈的掌声~




天边蜃景 / @Crazyglue


23号秘事 /  @一座睡火山 


向你降落 /  @之桒_ 


此间少年 /  @稗子日记 


老小 /  @Fuuka 


落日飞车 /  @乱捉鬼 


十八,二十四 /  @百零 


第一百万种可能 /  @光年之外 


Dark Paradise /  @不眠先生 


银河系恋爱指南 /  @Iceyberg 


警匪恋爱物语 /  @iam 皮 




电影《十七岁》里有一句台词,“世路多崎,人海辽阔”。希望他们之间的缘分,我们之间的缘分,不会因为广袤的地球而被冲兑至无味。时间会带走些什么,亦会留下些什么。




有缘的话,我们下次再见。




BY 710号房睡衣派对全体制作组




关于《拾柒》预售有3个温馨提示:


1.因为部分内容未成年人不适合观看,请不要找家长代拍!也请不要让家长负责收货!


2.港澳台地区可直接拍下购买,官方跳转至集运页面后路线建议选上海,比较方便。


3.本子只委托了文宣工作室代理,别无二家。本子会有极少量通贩,不会二刷。

甜蜜这件小事 后续

可妮兔蛋糕:

/丹奂 赖狼/  å››ä¸ªäººä¸€å¼ åºŠä¸Šçš„故事


超ooc 仍旧慎入!!


若引起不适赶快退出 ç‚¹å¼€çœ‹äº†å°±åˆ«éª‚人!感谢!


前情看这


(只是近期都不想开车了啊?




我想做个好人 







甜蜜这件小事

可妮兔蛋糕:

/裴珍映x金在奂/  è¶…ooc 互帮互助友好车(?


满足那个什么的脑洞而已 画面可耻 情节糟糕


加粗预警:本质还是14和710(所以tag都不敢打)


所以!真的!不要看!!!!


我是说真的慎入啊!不能接受的不要看啊!看了就别骂我啊!!我先跪下道歉了。




不要骂人 å¼•èµ·ä¸é€‚赶紧退出